背包客,生存的態度



近年來發現了超多背包客在許多個客棧裡面穿梭,試圖接近他們,聊了之後發現:

聯合國背包客

原來有非常多不同的動機,可能是某些事件,或某些際遇,讓他們選擇暫時停留在這個客棧裡面,

靜靜地,他們在自己的床位,滑著他們的手機,也有些人,是自願留在這裡幫忙,原來是打工換宿的概念,

有些人會說,是不是找不到工作,或不想在外面工作才留在這地方混,

我曾跟一個打工換宿的女性攀談過,在一個已經接近午夜十二點的深夜,她聊起了關於為何選擇打工換宿的動機,原來是為了準備復健物理治療的證照考試,過渡期間,為了想讓自己有個不一樣的生活體驗,她選擇暫離台北,到一個她從沒待過這麼久的台南,我繼續聽,才知道原來她也在台南讀過書,畢業後去台北,但一陣子後又再度到台南。

為了得到那所謂的“門檻”,她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內,取得一個可以讓她不會餓到的飯碗。而打工換宿在她的時空背景裡面,似乎成為了另一種她在青春年華的階段的另一種生活方式。

她說她很自在,在這個民宿,她第一次深刻感覺到什麼叫做過客的滋味。

那一夜晚,我們聊的起勁,然後交換了LINE帳號,結果,因為我帳號掛了,完全沒辦法得到她的LINE帳號,之後就不了了之。

打工換宿是逃避嗎?

沒想到,這次我回台南過年,一樣住到這間民宿,在這一天的晚上,沒想到那熟悉的面孔又再度出現,仔細一看,居然是她,

本來想去打招呼的,但沒想到,她沒瞄我任何一眼,別說打招呼了,一眼都沒沾到的情況下,加上現場有其他人,我不想製造她的尷尬,所以只是靜靜地看,偷偷地瞄她幾次眼,希望看能不能獲得一點回應。

很不幸,她並沒有,她與其他人,似乎也都是打工換宿的人聊過天後,裝著水,再度離開這空間,

這些畫面,彷彿成為了我對於打工換宿的人,看樣子,這就是他們的生活方式,一種我不知道怎麼去形容他們的生活方式。

你要說他們輕浮嗎?並不,驕傲嗎?並不,我與她隔了將近三個月後再度偶遇的感覺,似乎就是一種,這只是個過客的概念罷了。

他們遇到了彼此,除非有繼續第二天,第三天,甚至一個禮拜或兩個月的相處時光,不然,你我他在彼此的眼裡,都只是過客。

我想,這就是他們看待人生的態度吧。

背包客生存的態度就是隨性

突破社會主流價值的框架,從而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我記得她跟我說過她現在二十八歲,對於一個這樣年紀的女性來說,已經到了非嫁不可的地步,但她給我的感覺似乎並沒有想走那種在長輩眼裡的那種所謂該有的階段,她繼續在這個地方,在這個民宿,繼續與各式各樣的人們接觸,

她是一個在眾多背包客裡面有著自己獨特的人生選擇,她不走人家要的路,她選擇她自己的路,願她現在已經取得了執照,得到生存,又或者,她有她自己的方式,早已經不用擔心經濟生存問題,不管如何,就祝福她。

她認不出我,我們只是擦身而過,我想這樣也好,別給她製造壓力。

這也是我為何也成為背包客的原因之一。

過往雲煙,背包客何處去?

今天是2019年2月3日,明天就是除夕了,他們有幾個人剛好也準備了年夜飯,今天做好,放到隔天才吃,不愧是背包客,我想起了我以前在澳洲打工度假,自己準備食物的時刻,

這就是背包客生存的態度,一種屬於自己的態度。

夜深了,打完這篇文章,坐在我斜對面的女孩,面白淨淨,戴眼鏡,展現氣質,看著手機,回訊息,不時用著自己的筆電,跟我一樣,似乎在關心螢幕另一邊的友人,我們奮鬥之餘,藉由自己在外旅遊的這時刻,沒人打擾我們,但我們會自律,聊完了,電腦關起來就會睡覺。

so夜深了,該關機了,明天去跟家人親戚一起圍爐吧。

2019農曆新年快樂

歡迎追蹤本站資訊,日後有新的文章發佈你也會接收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