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要翻轉,要先改變這三個東西



台灣要翻轉,不是換一個總統就可以決定,而是要先改變這兩個東西。今天就要與你分享是哪兩個東西可以為台灣帶來改變。

1.國會

我們中華民國的立法機關立法院,是制定重要法案與國家政策的重要場所,也是個神聖的場所,但是看看現在我們選出來的立委在國會都在做什麼事情?不是打架,就是丟水球,佔領主席台,丟水杯,嗆人家,還到處舉牌堆椅子。這是我們要的立法院品質嗎?他們平常到底有沒有認真在審理法案跟國家預算?

各黨派之間稍有意見不合,就上演上述這些戲碼,姑且不講藍綠是不是有私下交好喬好條件,這些戲碼上演完了,每個月時間一到,照樣領我們的納稅錢,你心有何干?

回頭看看台灣這二十年,藍綠政黨輪替都是全面執政過,結果有讓台灣變好嗎?台灣經濟有變好嗎?台灣內部問題有解決嗎?該推的法案推了沒?重要的像是礦業法,代理人法,金融改革,吹哨者保護法等等,居然沒半個排進議程,反倒是民進黨的反滲透法花沒幾天時間就這樣強渡關山,沒有經過公聽會,也沒有太多討論就直接進付二讀三讀通過,你不覺得很像國民黨在2014年強行通過服貿協議是一樣的作為嗎?只是國民黨更甚,30秒通過。

所以台灣要改變,必定從改革國會開始,改革國會,必須選賢與能,選專業的立法委員進入國會,才能有所改變。

為什麼推薦台灣民眾黨的立法委員候選人?因為沒有派系包袱,沒有黨同伐異,選進來的候選人都是各領域的專業人士,你可以看看台灣民眾黨區域立委名單以及不分區立委候選人的名單

2.文官體制(公務員系統)

這一點是呼應柯文哲講的改變政治文化,改變公務員文化,讓公務員敢依法行政,因為法律是給人們遵守用的,不是定好看的。現在台灣的公務員體系,因為絕大多數行政機關的部會首長的職位,會在藍綠政黨輪替後,也跟著被撤換掉了,為什麼要這樣做?試想,我是行政院長,我希望我推動的政策容易執行,往下交辦給各機關部門的時候,當然可以順暢運作,為了能容易促進事情圓滿,主管首長當然最好是我自己信任的人,或是自己黨派的親信,自己人才比較好講話。

但也因為這種靠關係任用的文化,常常會因為政黨輪替後而被汰換。你辛苦唸書通過高普尻,加上你是個有高等職的公務員,你為了保護你的飯碗,不可能跟你的那位主管吵架吧?只能摸摸鼻子跟著做,甚至昧著良心做,因為你的主管就是上面那些人指派下來,你奈何的了他們?所以這就是問題,是長久以來的問題,必須改變!

怎麼改變?除了公務員依法行政外,還有就是改變部會首長的指派任期制度,也是個方法之一。

3.公部門效率

台北市資本門預算金執行率在2014年柯文哲上任時有66%,四年過去,2018年結算竟然提升到77%,是所有縣市完全做不到的。只要要求中央政府把預算金執行率攤開來,一切就很好解釋了,台北市長做了多少,中央才做多少,問題就是民進黨2016全面執政後,完全看不到這方面的數據,還有理由罵柯文哲,真的是非常詭異。

還有大家最關切的前瞻計畫,光是台北市在前瞻計畫的預算執行率高達82%,第二名是高雄竟然只有48%,最低的只有22%。這也代表當一個國家預算執行率只有22%的時候,講統獨講藍綠還有什麼用?執行率這麼差表示根本沒有力量去捍衛你所謂的台灣價值,國家治理都來不及了還一直操弄統獨,只能說藍綠都太懶惰了。

總結

也難怪柯文哲會說台灣需要的不是義和團,而是仿效日本的明治維新。國家要夠強,你才能夠去解決意識形態的問題。

柯文哲的中心思想就是要讓台灣人民過好日子,所以政府要承擔最大的責任。但是看看現在的政府,

民進黨問柯文哲你的統獨立場是什麼,柯文哲反而會問你資本門預算執行率有多少。

這番話的意思就是與其一直講統獨,不如政府本身要求自己勤政,把國力提升治理好,國家變強,自然就不會有統獨的問題了。

順便一提,時代力量為什麼現在會做小了,就是因為跟民進黨拉的太近,所以柯文哲當初創立民眾黨就設立一個很重要的戰略就是:不進入敵人預設的戰場。

柯文哲不進入民進黨預設的戰場,不講統獨,專注在國家治理上面。就問民進黨你們的預算執行率有多少,效率有多少,KPI有多少,有沒有務實解決問題,就這樣。

歡迎追蹤本站資訊,日後有新的文章發佈你也會接收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