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要點告訴你!稅制不均衡是壓垮台灣經濟的最後一根稻草,立委更要重視這問題



如果你希望我們的國家未來可以更好,該改革的不只要改,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項目就是:稅制與稅收。

因為,政府所有的錢,都來自你我小老百姓的辛苦錢,在每年的五月報稅季,依法報稅繳稅,以及平常生活所有的支出,這些通通都進了政府的國庫裡。如果你關心你的國家,希望國家可以更好,那麼在這篇文章,有必要要去了解一件事情:為什麼稅制會是成為壓垮我國家經濟的最後一根稻草?

為什麼這樣說?請繼續看下去。

1.稅收來源偏向受薪階級

今年是2020年,依照中華民國財政部在去年度的稅收狀況來看,資料在這>>

這份報告當中,令我最感興趣的就是:

1. 所得稅的11488億當中,其中的營利事業所得稅6479億,比上個年度大幅增加了800億,反而在綜合所得稅5009億,跟上個年度只減少了82億,這代表什麼?

表示有很多企業的稅收來源增加了,或本來沒有入稅籍的商家在經過輔導後課徵到的稅,這一塊增加了不少,顯示國稅局致力於防範逃漏稅不遺餘力,這點我是給肯定的。

2. 營業稅4209億,比上個年度增加了55億,因為營業稅跟營利事業所得稅是綁在一起的,你只要有開公司做生意,這兩種稅你就跑不掉。

3. 綜合所得稅雖然比上個年度減少82億為5009億,但是這項稅收佔整體比例仍高達20.3%,跟營利所得的稅收一起加總起來,幾乎快佔台灣一半的稅收,高達46.5%!

這份報告也代表著,除了那些開公司做生意的自營商有繳稅外,受薪階級的稅收一直都是中華民國台灣最大部分的稅收來源,也就是上班族你我這個族群。

不過綜合所得稅收會減少,我認為可能是因為在2019年蔡英文推動綜合所得稅的稅改政策(年收入不滿40萬則免稅)所產生的影響所致。

但現在綜所稅仍然是這一塊佔比最大的,所以無論現在執政黨是哪一黨,都必須想辦法均衡這個整體的稅收來源。

否則,如果經濟下跌,導致企業稅收壓力更大,加上失業率增長與很多人找不到工作的情形之下,這一塊的稅收來源減少的話,對國家整體是非常危險的,所以政府必須想辦法均衡稅收來源。

2.企業稅收超級不均

要向企業徵稅,我要怎麼課稅?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看你的企業規模,並且按比例,且不得再用租稅優惠。

但是現在很明顯地,營收幾百億幾千億的大財團企業,繳的稅非常少,相較於台灣大部分的中小型企業,要負擔營利事業所得稅與營業稅,光這兩塊對於規模不大的企業主就是不得了的成本支出了。

剛剛講到的比例課稅,就絕對不能齊頭式課徵,那會出問題。

如果只是用固定金額來核課,對於外面那些年賺好幾百億幾千億的大企業財團來說,這種徵稅方式根本只是個零用錢一樣,甚至幾乎免稅一樣。

但是對於中小型企業來說,這無疑地加重它們的負擔。

所以一方面,不要齊頭式課稅,另一方面,拿掉對大財團的企業租稅減免優惠,直接對大財團課稅。

如果不這麼做,稅收來源會因為中小型企業與人民的所得稅減少,壓力就會更大,對財團來講,反而節省更多的錢用來操控台灣的民主制度。

3.過低的土地稅與房屋稅

土地持有成本超低!

從一開始的稅收圖表資料來看,可以發現非常明顯的一個東西,那就是土地稅與房屋稅的稅收比例是極低的!

土地稅整體只有1930億,包含地價稅919億 與 土地增值稅1011億來看,你會發現光這一塊的稅收佔比,居然連受薪階級的綜所稅一半都不到!

講白話就是那些擁有土地的地主們,土地的持有成本超級低,所以由此可見為什麼地主會越來越有錢(租出地然後收租金的這一塊都還沒講到哦)。

你辛苦努力為公司賣命賣血賺錢,企業也在兢兢業業撐下去,結果還是賺不過那些地主,加上你看看這個稅收比例只有這樣,你不覺得很不公平嗎?

房屋持有成本也超低!

另一方面,就是房屋稅的稅收也是超級低!

房屋稅在這個年度只有810億!儘管比上個年度增加24億,但佔整體來講只有全部稅收的3%!(綜所稅46%….),表示什麼?

房子的持有成本過低!連帶土地一起計算的話,幾乎只要繳少少的稅,就可以持有這些房子跟土地,這也不難理解為什麼近年來炒房炒土地的人越來越多,然後拼命蓋房子收租金的現象會越來越頻繁的原因所在。

當然一定會有人說:“如果房屋稅加重的話,會讓許多有房子的人生活會更痛苦!”

所以一定要按比例課徵,像是柯文哲在台北市要實行的空屋稅是一樣的道理:你只要不是自己住的房子,擁有第二第三棟房子的擁有者,都應該要多繳點稅,相反地,那些名下只有一棟房子的就只需要負擔不到1%的稅率(柯文哲當時是提案是0.6%的房屋自住稅率)。

所以我覺得很好啊,這個一定要改!房屋與土地的持有成本必須按比例增加,讓那些囤地囤房的地主與房東,一定要釋出他們的物件,同時,房價也就會真正下跌了!

畢竟說真的,房東只需要靠收租金,不用貢獻什麼產值,就可以爽爽賺到三輩子用不完,比起那些外面辛苦奮鬥拼搏的上班族與中小企業老闆們,這項是不是更應該要修改了?

4.過度保護國內產業而課貨物稅與關稅

貨物稅也叫做進口貨物稅,但這點並不是說課進口貨物稅與關稅就是不好,而是課的內容備受爭議。

一個最明顯的現象就是,為什麼雙B車進到台灣,同一款車款在國外歐美國家只要百來萬,進到台灣卻要數百萬元?售價都是公開的,你可以去查查看。

這代表了我今天想要買進口車,變成我要花費超級龐大的錢來買這台車,但如果我今天是住在歐美,我的這項負擔反而變小。

但是在台灣,這種售價差別,是不是會讓人民覺得自己被多扒幾層皮了?

況且,政府應該不是關注在“因為你收入高所以你就要多花點錢”,而是既然你政府說過你要保護國內產業,那是不是同時也應該要提升國內產業的競爭力呢?

提升產業競爭力的方式,除了研發創新進步外,對國內企業稅收減免也是一種作法,然後再拉高其他稅收項目來源,你覺得怎麼樣?

可是為什麼都無法推動囤房稅與提高土地房屋稅?

這是個關鍵,要推行課稅的新法案,或增修法條的話,依照憲法,還是得經由立法委員的提案投票表決才能真正產生效益,但是啊,觀察大部分選上的議員立委民意代表,許多都有特定背景勢力出身的,或本身的親戚還是誰的誰有建商地主背景,所以這些人當了這麼重要權力的民意代表,怎麼可能改呢?

既然你都知道房子買不起,想要改變的話,就只能透過體制內改革,選出沒有這些建商地主背景的民意代表才是最重要的。

最好要能夠讓立院國會沒有任何黨派單獨席次過半,這樣在推行法案上面會更有實質幫助,才能真正為人民帶來福祉。

5.為了課徵而課徵的烏龍稅單

前面有講過,大部分的稅收來源都過度偏向受薪階級與中小企業,那些大財團與地主房東所繳的稅是非常低的,在這種稅收嚴重不均的情況下,加上如果立委們都不想修法不想改變這個現況的話,對於依法行政的行政機關來說,像是財政部國稅局,他們的自然就會非常頭大。

畢竟稅收來源不均,但又要為了能讓稅收可以滿足每年度的預算,他們就有可能不得不使出一些方式來向人民課稅,說直白點:補稅。

補稅本身不是問題,如果你有發現有人涉及逃漏稅,該繳的稅沒有報沒有繳,那你政府要求對方補稅當然合理。

但如果是為了擴充稅收而浮濫要求補稅呢?如果,明明沒有需要對方補稅的內容項目,然後課稅對象如果性質本身就是免稅性質結果你還強徵課稅,沒有法條依據,就用解釋函令來徵稅的話,那你覺得人民會好受嗎?

依法行政沒問題,你要向人民課稅不是問題,那你就要有法源依據,並且針對課稅對象的性質與事實狀況來認定,如果對方不符合課稅條件,不該課的稅,你政府就不能課,但如果你官員還用了解釋函令下去課徵的話呢?是不是就有可能違法濫權了?

總結

憲法雖然規定人民有納稅的義務,但是政府要向人民課稅,必須要有法源依據,且不得恣意認定浮濫課稅,更要想方設法讓稅收來源可以達到均衡,政府不應該為了純粹擴充稅收而課稅,而是藉由適當調整稅制來促成整體稅收的均衡,這也是政府財政紀律的一環而已。以上都還沒講到政府花錢的部分哦。

調整稅收需要修法,也就是需要全體立法委員共同關注這個問題,畢竟你們也是領人民的納稅錢,你們一定不希望自己將來沒錢領對吧?所以重責大任在你們身上,你們立委有職權,有權力,那就應該要好好針對目前的稅收法源,設法修法或推動新法來促進稅收均衡,才是真正對國家社會創造人民福祉。

否則,不均衡的稅收這樣下去,只會成為台灣潰敗的最後一根稻草。

PS: 本篇僅個人觀點,請讀者自行斟酌閱讀,藉由評論促進讀者思考之。

歡迎追蹤本站資訊,日後有新的文章發佈你也會接收到哦: